王天阳:屠杀完散户的华尔街资本,离1929又近了一步?

【文/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王天阳】

大家好,欢迎来到“白话金融危机史”, 先祝大家牛年大吉。

我和我的美国朋友说起中国年,大家都说希望牛年又是一个大牛市,也祝大家都能牛年牛运,财源滚滚,牛气冲天,牛转乾坤。

在经过了游戏驿站的短暂疯狂之后,美股极速反弹,三大指数都创下了自去年11月以来最好的表现。甚至连美国1月份新增加就业略低于预期这个偏负面的消息,都被市场解读成未来更多财政刺激可期的利好消息。

现在的美股市场有三大支柱:第一大支柱是第四季度强劲的财报。目前正是财报季,已经公布的财报里80%以上的公司财报超过预期。第二大支柱就是接下来1.9万亿的刺激计划和给美国老百姓继续发钱。第三大支柱是疫苗发放速度在加快。

同时市场上也有三大隐忧,第一就是病毒的变异会不会使得疫苗的效果受到影响,从而拖累经济重启速度,第二是通胀的隐忧已经开始连声敲门了。第三就是房间里的大象,明眼人都已经看到现在的美股整体上估值已经明显偏高。

彭博社最近一篇报道为现在的美股的过高估值发出预警。文章用的是巴菲特提出来的指标,以美股的市值除以美国的GDP,目前已经达到228%,也就是美股市值已经是美国GDP的两倍以上,比长期的趋势线高了足足有88%,甚至于比2000年互联网泡沫危机的时候还要再高上17%。

这种高估值可以从其他很多指标中得到反复印证,比如彭博社的这篇文章就还指出了美国大盘指数标普500的市净率(P/B ratio)和市销率(P/Sales ratio),也都远远高于过去20年的所有时期。

当然必须要说的是,这些指标都不是能够用来金融择时的好指标。牛市不言顶,现在的市场或许被高估,但如果用这些指标来择时不仅有可能错过更大的牛市,甚至如果用这些指标来做空市场,去年就赔的底儿掉了。

这些指标的意义在于,现在的市场是加着小心的,很多人是一边继续享受牛市的红利,一边捂着钱包随时准备跑路。因为没人知道,我们眼前的是向下崩盘还是继续向上井喷。

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、耶鲁大学罗伯特·席勒(Robert Shiller)教授有一个比巴菲特指标更严谨的市场整体指标,周期调整市盈率(Cyclically Adjusted Price to Earnings Ratio),简称CAPE指标。这个指标刚刚破了39大关。而过去一百多年的人类历史上只有三次该指标超过了39这个关卡,第一次是1929年,第二次是1998年,我们正亲眼见证的历史就是第三次。

百年前的1929年正值美国“喧嚣的20年代”的尾声,第二次工业革命浪潮带来了繁荣的经济,也带来了股市巨大的泡沫和浮躁的人心。1929年9月CAPE指标第一次超过了39的大限,同月,标普500达到了一个时代的历史最高,并在此后的3年内跌了86%,一直到1932年6月才见底。而市场再次见到1929年曾经达到过的高度,要足足等上25年两个轮回后的1954年了。

1998年正值第三次工业革命的方兴未艾,1998年3月CAPE指数历史上第二次闯过39大关。这一次美股继续飙飞猛进,又猛涨了44%才在2000年3月最终崩盘,跌跌不休了51%,拉肚子拉到了2002年10月才收住。而市场再次见到1998年曾达到的高度,又要足足等上12年一个轮回后的2010年了。

眼下已近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尾声,第四次工业革命刚刚肇始,所以现在是崩盘在即的1929年,还是牛市在前的1998年,正是华尔街上现在最值钱的问题。